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景观大全 >> 生物景观 >> 正文

鸟与梦飞翔——野生鸟类摄影

发表时间:2012年12月7日    来源:浙山浙水网    作者:许志伟    责任编辑:兵歌
    “花能嫣然顾我笑, 鸟劝我饮非无情。 身闲酒美惜光景, 惟恐鸟散花飘零。” 最美的歌声,莫过于清晨林间,鸟儿的浅吟低唱。日光钻透绿荫,已经柔和得象一缕薄纱。初霜的早晨,自然要清冷一些,鸟儿们跃上枝头,享受第一丝暖阳带来的惬意。梧叶已黄,红果缀枝,怡然四顾,却是秋意渐紧。江南的冬季比北方要温润得多,鸟儿们亦不堪漠北凄冷,宁可振羽跋涉千里,年年来到西子湖畔,在孤山上觅一处清幽的山林歇息。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云水之间,转眼已是雾霭弥漫,秋风过出,却又似有若无,偏把疏朗飘逸的画意留给了天际征鸿……

野生鸟类摄影
野生鸟类摄影


    我非常乐意将自己的镜头对准这些会飞舞的花瓣。侏罗纪早已成为页岩中被永久保存的段落,接替翼龙统治天空的原始鸟类在历经千万年的漫长进化,终毕其功而纵横苍穹,占有了这个星球的一维空间。它们拥有灿绚的羽毛,匪夷所思的鸣叫,令人叹服的大迁徙……它们的生命和地球上所有的生物一样值得歌颂和赞美,它们中的新种类还在不断地被发现,带给我们知识和探索的力量,城市、旷野、森林、庄园、沼泽、山岳、湖泊、雪原……..它们几乎在地球的任何一个角落出现,摄影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借图片的力量带领读者翻山越岭,穿城过村,去探知包括可爱的鸟儿在内的或遥远或咫尺的未知世界。

野生鸟类摄影
野生鸟类摄影


    任何拍摄人工环境或受自由限制中的鸟类,都与自然摄影的主旨相违背,也不在本文的赘述之列。自由,当然也包括寒风中的瑟瑟发抖,鸟儿们渴望食物,但绝不以自由来交换,它们只接受大自然的庇护,而不是我们精致的鸟笼。百啭千声随意移,山花红紫树高低,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它们是自由的翅膀,天空才是它们该去的地方。

野生鸟类摄影
野生鸟类摄影



公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在所有的摄影门类中,野生动物摄影对器材的要求最高。而其中又以野生鸟类摄影尤甚。一般来说,500、600毫米的大口径自动对焦镜头是野鸟摄影的标准配置。若镜头有防抖功能,则将大大提高慢速快门下的作品成功率,当然,这需要付出更多的银子。并不是说其他焦距的镜头就不能拍鸟。但就目前国内的自然环境保护状况来看,想要近距离地接触野生鸟类还是会经常让人气馁,我们经常说,与野生动物的距离是衡量社会文明程度的标尺,鸟类被豢养或作为食物在国内早已是痼疾, 所以,当国外摄影师用300毫米镜头就可以轻松拍到的特写,换成在我们的环境里,600毫米镜头可能也得不到多大的影像。所以,对野生鸟类摄影来说,如果有捷径的话,买自己能买得起的最好的长焦距镜头,就是在硬件上能走的唯一捷径,一步到位就是节约,不折腾才和谐。

野生鸟类摄影
野生鸟类摄影


    相对于昂贵的镜头支出,机身几乎就只相当于一个附件了。在野生鸟类摄影中,镜头焦距是硬指标。而目前的数码相机,除了为数不多,价格不菲的全画幅的机器,多数相机都可以使镜头获得1.6或1.3的倍率,这样,我们原有的600毫米镜头就能成为900毫米或780毫米的“大炮” ,可不能小看这点焦距的增加,这是在不损失最大光圈的情况下获得的,在“一寸长,一寸强”的实际拍摄中,焦距的长短对作品的影响几乎占了一半 。在市面上主流的准专业数码机器中,提供1.6或1.5系数的机型很多,选择面很广。如果条件允许,1.3系数的专业级机器也是非常棒的选项,在获得几乎是一个不损失最大光圈的1.4x增距镜效果的同时,专业级的机器将提供更快的连拍速度、对焦速度,更精确的焦点锁定,更好的动态范围,更小的噪点影响……应该感谢数码时代的到来,否则,在成功率极低的野生鸟类中,仅仅是传统摄影中的胶片成本就会吓走不少喜欢鸟儿的影友们,数码感光元件让我们不再有按快门的压力,一张足够大的记忆卡就可以满足我们酣畅淋漓的拍摄。

野生鸟类摄影
野生鸟类摄影


    至于三脚架,云台这两个平时不太被影友重视的附件,在野生鸟类摄影中却是举足轻重的要件,值得多花些笔墨。我们知道,超长焦距的镜头会将快门震动的影响“放大”,哪怕是轻微的抖动,在近乎1000毫米的镜头中,都会晃得让人晕眩,在快门速度不高的情况下,将直接影响作品的清晰度和细节表现。一个稳固、轻量、阻尼适中、转动灵活的三脚架和云台是将会让你的拍摄有左右逢缘之快。这样的一套稳定系统,价格不菲。考虑到长焦镜头的重量,与之相配套的三脚架不宜再采用金属制品,否则,整套器材的重量将相当可观,没有一定的体能,恐难胜任艰苦的拍摄。碳纤维三脚架提供了足够的负重量和自身轻得多的重量,是野生鸟类摄影中的首选,但仍要关注三脚架的承重、自身重量技术参数。以著名的捷信三脚架为例,能承载500或600毫米长镜头的,3系列的碳纤维架子已经是下限,5系列的碳纤维三脚架是重量在6公斤左右的600毫米“大炮”的首选。云台的选择更加专业,市面上主流的云台几乎都不适合野生鸟类摄影,目前,在国内鸟类摄影圈子里,用的最多的是美国的温布利悬挂式云台和曼富图的液压云台,前者是一个双L形的支撑系统,可调节整个摄影系统的平衡点和重心,十多斤重的器材可做到举重若轻,游刃有余。后者则是以稳见长,可调节的阻尼将使定点拍摄或机动拍摄都获得绝佳的手感。

野生鸟类摄影
野生鸟类摄影


    这样一套稳定系统价格都在万元以上,事实上,野生鸟类摄影的硬件配置一般都要在6万以上了,其他的诸如:备用机身、红外线遥控装置、大容量高速储存卡、闪光灯,闪光灯专用支架、伪装帐、镜头迷彩套……...都会有不小的开销,公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诚然也。

野生鸟类摄影
野生鸟类摄影


    醉与花鸟为交朋鸟儿们祖先看清了陆地的凶险,以飞翼挑战苍穹,希望在这个空间里求得生存,有诗言:“鸟儿们都是锋利的箭,让孤傲的长空晓得被洞穿的疼痛,每一只鸟都是失败的英雄,小小的身子,一飞就灭…….” 我们因为感动而拍摄,记录下曾经触动我们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的那些场景和记忆,生命总在不经意间让我们动容。翠鸟,一定是上帝打翻了他的调色盘的作品。去年,江南反常的大雪,并没有让这位颇为才艺的猎手离开,这里是它世袭的领地。它独自在满是雪霜的枝头守候,深黑色的喙,显示他父亲的身份,漫天飞雪,弄湿了他华丽的斗篷。等待,只为把握住一次狩猎的机会,河岸的土洞里,还有它饥肠辘辘的妻小……独钓寒江,并不浪漫,这是他对生命和责任的坚守。 而苦夏的八月,闽江口灼热的沙滩上,白额燕鸥夫妇在这里建起了简单的家,孕育着未来天空的翅膀。中午沙滩上的温度远远了孵化小宝宝所需要的,这对白额燕鸥不得不飞入海水里,将自己腹部的羽毛浸湿,并吸足了海水,然后飞回巢给它们未出世的孩子们降温。他们象转动的水车,一刻不歇地做着同样的工作,直到日落后的海风将热浪带走。雄性水雉是个优秀和勇敢的父亲,事实上,它的配偶在产下卵之后就去另觅新欢了,孵化和养育幼雏的任务都由雄鸟来承担。尽管小水雉刚孵化出来就能自己觅食,但弱小的它们随时会成为夜鹭或某些爬行类的点心。更多的时候,它们都是“啾啾”的叫唤着,吵着要爸爸回来。而面对危险,这位外表俊美的父亲会豪不犹豫地奋起反击,无论是夜鹭、水蛇还是冒失的摄影师。我一再接近它的小水雉,挑战这位父亲的容忍极限,它径直扑了过来,想把我和我的船赶出他的领地,雄水雉不可能不考虑实力的悬殊,是护雏的本能给了它力量…… 因为感动,我们才能获得有感染力的影像,师法自然,是历代丹青高手的最高艺术境界,与摄影,亦有共通之处。写实与写意,都出自对大自然的感悟。

野生鸟类摄影
野生鸟类摄影


    地球上的鸟类,目前已知的大约是8700多种,我国拥有鸟纲中的26目82科共计1183种,要想在感光材料上留下它们美妙的影像,拥有顶尖的摄影器材只是厨师手头上有了些好的炉头、刀具,要想做成大餐,需要学习的功课还多得很。
    古语有言,知己知彼,百战不怠,要获得一张优秀的野生鸟类摄影作品,除了运气之外,你要做的准备工作多不胜数。以比较常见的普通翠鸟为例,首先,你必须先找到它们,不同种类的鸟,有着不同的生存环境:娇小的莺类出没在灌木和芦苇丛,秀气的燕鸥则在海边或海堤附近的鱼塘出现的几率更大些,鸻鹬类的小家伙们大多数都喜欢退潮后的滩涂,其他常见的鹎或鹭,在湖泊湿地或植物园都可以很容易地找到。至于普通翠鸟,在水质良好的小溪或水塘边的树枝都可以发现它们的踪迹。拍摄季节和时间都非常重要,当然,这源于常年的观察,一般来说,翠鸟在春季的繁殖季节和哺育雏鸟时会非常活跃,也是拍摄到各种有趣镜头的大好时机。四月是翠鸟的交配季节,雄鸟以高频率的尖叫来引起雌鸟的注意,而通常雌鸟的态度则是不确定的。所以,雄鸟还必须耍一些小“伎俩”来博取雌鸟的“欢心”。显而易见,食物是最好的“见面礼”,雄鸟会衔着小鱼慢慢地靠近雌鸟,并尝试着将“礼物”献上,若雌鸟不“领情”,它会知趣地暂时离开,但决不意味着放弃,几分钟后,它便会“卷土重来”。若雌鸟欣然接受,它们就马上交配,开始双栖双飞的“夫妻”生活,同时为哺育幼雏做准备。在“婚姻”制度上,翠鸟因其“从一而终”而口碑颇佳,它们是一夫一妻制的忠实拥趸,终身只有一个配偶。翠鸟的巢通常建在靠近水域附近的土坡上,呈隧道状,极其隐蔽。雌鸟产下卵后,这对翠鸟夫妇便轮流开始孵化,觅食和保护领地的重任也互相交替承担。翠鸟相互之间以鸣叫来交流信息。在日常“巡视”领地时,它会以稳定的频率发出有节奏的“唧一”声;在驱赶“入侵者”时,这种叫声会变得尖利而急促;而当这对翠鸟夫妇见面时,它们会以先高后低的音频来打招呼,这种“唧一”声从开始时的响亮、刺耳,逐渐变地低沉、柔和、平稳。掌握了这些规律后,拍摄前,还是要做好”踩点”工作,仔细观察了解翠鸟经常出现的水域、出现的时间、和“狩猎点”,最好能发现它经常“光顾”的某个树杈,以便设掩体守侯。一旦翠鸟出现在你的镜头“射程”范围之内,切忌马上按动快门。因为翠鸟的警惕性极高,到达某一“狩猎点”时会仔细观察周围是否有危险,这时一旦惊动它,则前功尽弃。正确的方法是耐心等待1、2分钟再开始拍摄,尽可能不要发出声响,镜头摆动动范围要小而缓慢,调焦方式相机可用毛巾包裹,以减弱快门声带来的干扰。

野生鸟类摄影
野生鸟类摄影


    并不是所有的鸟类都只有这一种拍摄方式,但有一个要点是共通的:尽最大可能隐蔽自己。迷彩帐篷,伪装网,迷彩服,甚至镜头,我们也需要把它用迷彩布包裹起来,最大限度地降低被鸟类发现的机会,要知道,鸟类的视力远比人类灵敏许多,如果你穿着火红的衬衫,扛着白色的长镜头和明晃晃的铝合金三脚架,那么,汗流浃背奔忙一天的结果,很可能就是储存卡里没有几张可看的片子,甚至在你的目光刚接近取景器,鸟儿早已不知所踪。

野生鸟类摄影
野生鸟类摄影


    坚强的心理素质是排在可靠的硬件设备、熟练的拍摄技巧之后的要点之一。是的,你已经做得很完美,你拥有了最顶尖的器材、你做好了一切拍摄准备、完美的构图、迷人的焦外光影、鸟儿的姿态也正如甚至超乎你的想象…….但就在你按快门之前,它飞走了,飞出你视线所能及的范围,再也找不到;又或许,你在闷热的帐篷里苦守了一整天,一无所获,就在你郁闷地收拾好所有的器材,准备收工的时候,你的拍摄目标大摇大摆地出现了,又是最佳的拍摄场景,最佳的光线,在你慌乱地重新拿出家伙后,它却又消失无踪了……这样让人沮丧甚至抓狂的事情,会在你的拍摄过程中不断考验你的神经。
    作为野生鸟类摄影爱好者,如果没有拍摄过候鸟大迁徙的场景,是不能体会到自然界生命循环的磅礴力量。跟上鸟类的翅膀,或者是在它们的目的地等待这些可爱的精灵每年一次的光顾,都会成为每一个热爱自然的人,一生中最为奇妙的体验。 在一望无垠的鄱阳湖浅水湖区,鸟儿的声音依然从四面八方奔袭而来。听起来,就像是无意中闯进了一支乐队的排练场:有些是紧张的哨音;有些像是高亢的笛子;有些则是无序的啾鸣……当然,你不能指望它们——近30万只候鸟演奏出什么曲子,但这的确是世界上排场最大的合唱之一。烟波浩淼的鄱阳湖为长途跋涉而来的100多个种类的超过25万只候鸟提供天然庇护所和食堂。 听起来象是引擎的“啪,啪”声,那是东方白鹳正在得意地卖弄它那强壮而灵巧的喙,这样的工具可以毫不费力地将滑腻而多刺的鲶鱼从泥沼里拽出来,也能够轻松地探进土洞获得田鼠或中华长绒蟹之类的点心,灵巧得让猴子都妒嫉。近5万只在鄱阳湖越冬的鸿雁几乎是这个物种的总量。这些强壮而善于飞翔的大鹅历来被中国人视为空中的邮差,会帮助人们传递信息和感情。它们以恢宏的气势占据了湖边丰沃的沼泽,远远看去,密密麻麻,不计其数的灰褐色小圆点就是它们庞大的种群,埋头大吃泥沼里的自助餐是它们大多数时候的状态。但总会有几只强壮的雁为整个队伍担任警戒,它们的视力和它们的飞行能力一样出色。尽管拥有600毫米望远镜头,但想近距离拍摄这些高度戒备的家伙依然会让人气馁。它们很少让人接近到150米以内,当头雁起飞时,“撤离”的命令会像连锁反应一样在整个雁群传播。然后,一阵翅膀的轰鸣之后,剩下的只有浑浊的涟漪……鄱阳鸟,飞时遮尽云和月,落时不见湖边草,,就像那个温暖而湿润的冬日午后,我穿着渔民用的水裤,站在齐膝深的淤泥里,看着对岸数万只青脚鹬和鹤鹬组成的“鸟浪”,疯狂地按着快门的时候,我丝毫都没有怀疑,谁才是此时鄱阳湖真正的主人。
    拍摄野生鸟类是耐心和毅力的交集一次宝贵的拍摄机会来源于无数个小时的寂寞、烦躁、孤独和不计其数的蚊虫叮咬……如果没有坚定的意志支持或足够的财力保障,庞大的硬件开销、无底洞般的差旅费用、几乎遥遥无期的掩体守侯、狂喜和沮丧的瞬间交替(好不容易以为用遥控设备拍到个精彩画面,却发现接收器不幸被伪装布挡住,相机根本没动开门)、当然,还有让人心惊肉跳的器材升级帐单.....都足以使你崩溃! 如果,这几挡子事儿都没让你趴下,那么,我想,你唯一缺的就是好运气了!

野生鸟类摄影守则
    如果要求不高的话,一般7-10倍的双筒望远镜即可观鸟。条件许可的话,15-60倍的望远镜配合小型三脚架是比较合适的配置。
不要穿着特别鲜艳或醒目的衣服,为防止蚊虫,建议穿长袖衣服、长裤
    如果成鸟正在巢内孵化鸟卵(特别是稀有鸟种),请务必小心地离开,以避免惊吓成鸟,造成弃巢。不要在繁殖季节公布鸟类繁殖的图片。
    清晨和傍晚是观鸟的最佳时间。
    任何因为观看或拍鸟而故意驱赶、惊吓鸟类的行为都将受到鄙视。
    请不要在公开的网络论坛发布有关拍摄点的信息,以免给盗猎分子可乘之机。